论坛广播台
广播台右侧结束

主题: 紧急扩散!洛阳6岁男孩人工耳蜗丢失!快帮帮他!

  • 花落な莫离い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1622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19/5/11 14:59:57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栾川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9日以来,一名6岁男孩人工耳蜗外机丢失,呼吁人们帮助寻找的消息,在不少市民的微信朋友圈等渠道转发,遗憾的是,喜讯至今没有传来。“都怪我,咋恁粗心……”几天来,孩子家人因这个丢失的“耳朵”一筹莫展,孩子爷爷也时常忍不住自责、啜泣。


今日,记者见到孩子的爷爷李文进、奶奶崔凤,在他们抽咽的讲述里,感受到了这个“耳朵”的来之不易,以及这个家庭背后经历的种种艰辛……这个“耳朵”曾让这个家庭看到孩子的希望,现在也因它陷入无助的窘境。


【点击观看视频】


自责:给孙子挣耳蜗钱仨人活儿一人干,不叫苦的爷爷为“耳朵”丢失泪流满面

“都怪我粗心大意,弄丢了浩浩(化名)的耳蜗外机。”当着妻子的面,50岁的李文进一直自责,自始至终没敢抬头。


李文进一家本是周口人,但为了帮助有听力障碍的孙子浩浩做康复,妻子崔凤带着孙子浩浩在洛阳租房上康复课。常年在广东中山当环卫工的李文进曾为了孙子的人工耳蜗钱,一个人抢着干三人份的工作,身体也因此落下一些毛病。


本月2日,李文进来洛阳和家人团聚,趁机休息几天,还跟着妻子送浩浩上学。8日起,由于妻子崔凤身体不适,李文进开始单独送浩浩上学。


9日7时05分,李文进骑电动车沿关圣街-翠云东路-龙门大道-安石路到洛龙区阿维语言康教中心,他们进学校前在校门口附近喝了一碗牛肉汤。7时33分,康复学校老师接到浩浩时发现,浩浩左肩上只剩下一个耳蜗外机保护套,外机不见了。


李文进联系妻子得知,浩浩戴好耳蜗外机才出门。 李文进立即沿路寻找,牛肉汤店监控显示,他和浩浩进店时,耳蜗外机就不见了。李文进告诉记者,浩浩丢失的耳蜗外机又叫声音处理器,市场价格3万多元,整体为黑色,是耳蜗的外接设备,与人工耳蜗配套使用,可以将声音传进耳朵。没了外机,浩浩又听不到声音了。



悲喜:家庭举债要让孙子“听见”,老乡曾送来笔笔急救钱

说起浩浩,李文进的妻子崔凤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,啪嗒啪嗒往下掉。


十多年前,夫妻俩带着儿子南漂到广东中山打工,儿子在打工期间结婚生子。“我这小孙子生得活泼可爱,那时候,虽然俺家挣钱不多,但日子过得可美。”崔凤说,浩浩两岁时,家人发现他身体一侧的手指脚趾无力,由此开始了漫长的住院治疗。


4岁那年,浩浩被送到中山当地的幼儿园,可没到一周,老师就打来电话说“浩浩的听力好像有问题”,家人急忙送他到医院检查,诊断结果为“双耳重度感音神经性聋”。医生建议及时给浩浩做手术植入人工耳蜗,尽快锻炼以防耽误语言能力发育。


为给浩浩治病,当时家里已借不少外债。听到诊断结果,崔凤哭了足足一周,“孩子恁小,咋遭恁多罪”?当地打工的老乡听说情况后,纷纷赶来安慰,你100元他500元留下不少救急的钱。


去年6月,崔凤一家人带着浩浩回到河南,在郑大一附院做了耳蜗植入手术,前后花去25万余元,这些钱都是家人一笔笔借来的。然而,当术后家人带着浩浩来洛阳的康复学校上学不久,情况刚有好转,浩浩的妈妈却突然不辞而别,至今未归。


“我们只能瞒着浩浩,说妈妈去挣钱了。”说到此处,崔凤又哽咽了。


寻找:奶奶凌晨外出找耳蜗,本报第一时间发出倡议书

崔凤说,从确定浩浩的耳蜗外机丢失,她就像发了疯一样,沿着丈夫骑行的路线一遍遍寻找,为了询问值早班的环卫工人,崔凤和丈夫10日凌晨5点多就出门了,给环卫工人一一留电话,但仍一无所获。“丢失的外机只能和浩浩的耳蜗匹配使用,别人捡到也用不成。”崔凤说。


事发后,学校老师在第一时间也向本报求助寻找,记者在掌上洛阳客户端推送“6岁男孩的人工耳蜗外机丢失,没有它就听不到声音”,还在洛阳晚报头条号、洛报融媒海报等新媒体平台发布寻物消息,众多网友积极转发,帮助寻找。


李文进和崔凤没敢把浩浩耳蜗外机丢失的事儿告诉儿子。但9日下午,老两口突然接到儿子的电话问“浩浩的耳蜗外机是不是丢了?”,远在广东的儿子也看到了这条消息。


几天来,李文进每天都在渴望着惊喜,可事与愿违,丢失的“耳朵”,也再次将这个家庭从幸福的悬崖边向下拉了一把……



期待:为孩子“听见”家人已倾尽所有,您愿帮他再听到“花开的声音”吗?

“为给浩浩看病,我们欠了20多万元外债。”崔凤哭着算了笔账,浩浩康复学费每月2500元,房租每月500元,而浩浩的爷爷和爸爸在广东中山打工,工资也不高,勉强维持一家人生活。


“外机丢后,植入的人工耳蜗也就丧失作用,浩浩也就几乎听不到声音了。”阿维语言康教中心教师李赛红说,浩浩到中心就读以来,从走路不协调、发音不准确,到现在走路基本平稳,能认识四五十个汉字,发音也得到了纠正,康复效果很明显。“浩浩如果恢复得好,7岁有望和正常孩子一样上小学。”李赛红说。


尽管这个家庭至今没有听到好消息,但崔凤和老伴仍不死心,打算继续寻找。“直到我们彻底死心为止,如果真找不到了,只能看今后家里的经济条件了,但至少近几年内,我们是没能力再购买新耳蜗外机了。”


亲爱的读者,为让孩子“听见”,浩浩的家人已倾尽所有,您愿帮他再听到“花开的声音”吗?如果您捡到浩浩的耳蜗外机或愿意向浩浩伸出援手,请拨打本报热线66778866与我们联系,也可添加记者的微信献出你的爱心,我们将对善款全程监管并透明使用。


余子愚手机号:15194553610(微信同号)

王博东手机号:18638889029(微信同号)

请扩散!

全城接力帮忙寻找!


  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