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坛广播台
广播台右侧结束

主题: 风 雨 郭 峪 村——-中国乡村第一城

  • 一江春水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5978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18/8/23 16:20:58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栾川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图/文  杨春江

一误进郭峪城



对于郭峪村的造访完全是误打误撞无知得来的。我们连夜赶往皇城相府,直接导航到目的地。在夜色茫茫中蜿蜒曲折的前行,我们都以为有导航,必然是坦途大路直奔目标,而我们在导航的引导下,竟然在村坊间左冲右突,在穿越了好几个村庄乡镇后,终于语音提示据皇城相府还有五百米,目的地到了,而时间已是午夜,公路两旁的农家宾馆大多已经闭门黑灯了,在一段古城墙的下角还有一家亮着灯,我对伙伴们说:这一定是皇城相府了,我们就住在这里,明早省的跑路。




早上醒来依稀记得昨晚住在了皇城脚下,在夜色中巍巍城墙隐隐可见,于是匆匆洗漱一把,叫上同伴走出宾馆,奔皇城而去。夏日的早上太阳还没升起,有些凉爽,眼前的城墙在晨曦中显得巍峨高大,远远地延伸在蓝天下,丝丝白云做了城墙的陪衬,角楼孤立在城墙角上,犹如瞭望敌情的卫士,城墙下不时走过早起的村民,想要询问一下又不知从何问起,想想还没吃早饭,上午才是游览的重头戏,也就算了。就当是闲庭信步随便转转吧!



这城墙只是一段,并没有围城,这与书中的皇城相府有很大差距,走进一个小小的石拱门是一个青石小巷,一个老人正在吃早饭,她身后便是城墙,面前正对的是她家的大门,新修的大门与古典的城墙显得格格不入,我更觉诧异,这难道是皇城相府吗?怎么还有杂乱的民居呢?急忙问询老人,虽然口音差异很大,但也听出了所以然,这里不是皇城相府,这是郭峪城,皇城相府距这里还有一里路。



郭峪城?怎么没听说过呢?老人说门票35元,你起的早,没上班,可以免费到城郭里转转。

  我庆幸自己的无知赚来了免费游览的待遇,更有探秘郭峪古城的强烈愿望。

二文化郭峪

  郭峪村历史悠久,隋唐时期始有郭姓人家在此居住,明清以冶铁业兴起。在山西阳城的北留,润城一带耕地很少且贫瘠。自古以来商业发达,冶铁业先进,据史料记载,明初洪武年间阳城县的产铁量已经超过五百年后的世界第一俄国。而地处北留镇的郭峪村更是阳城县比较繁富的冶铁商业大镇,在民国之前,郭峪村是阳城的一个经济发达的建制镇或里。这里有居民五百余户,大多经商或冶铁,虽然土地不足以养民,但经商和产铁使这里的百姓经济宽裕,人民富足。



中国人的传统是“耕读持家”重视文化教育,然后走“学而优则仕”的科举之路,只有这样才能光宗耀祖,地位显赫,受人尊敬。

  所以在经济发达的基础上,郭峪村也成了著名的文化之乡和官宦之乡。特别是明成化年间,郭峪村开始有人中了举人,之后一直到清朝初年,中举人进士者络绎不绝,不可胜数。史料记载:“官侍郎,巡抚,翰林,台省,监司,守令者不绝于时”。



在良好的经济基础上,郭峪村读书之风日盛,明清两代一个五百户的小村邑竟然出了15名进士,18位举人,50余名贡生,这么多的显赫人物出在同一村落,的确罕见,这里面既有时代发展的机遇,也有郭峪村历史悠久的耕读传统使然,特别是清初,大局初定,南方未平,满清统治者急需要北方汉族文人的支持,顺治十五年十六年连续两年科考取士,就是皇朝粗定揽延人才的举措,而南方刚刚平定,文人还心思大明,不参加满清的科举考试,以示不服,所以北方文人在清初盛极一时,官员辈出。

  郭峪村正是因为官宦巨贾众多,才形成了古宅众多的历史文化名村。

  三自然郭峪

  一条条青石巷连接着郭峪村的各个角落,连接着巨贾乡宦的豪门豪宅和寒士的柴门小院。三百年的风雨兴衰从这些古建筑上可以见到历史的印迹。但生生不息的天下苍生延续着生存的光辉和生命的伟大。当我默默的走在青石巷时,那经年磨砺的青石板闪着岁月的亮光引伸到小巷深处。



郭峪的村民们依旧过着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的自然生活。小巷深处一个老人担着满满的粪桶走了过来,一切显得那么自然,就像中国千千万万个村落一样,每天早起的农民下地担粪,施肥,除草。这千百年不变的生活延伸到今天,一切看起来那么的淳朴和谐亲切。


同伴嘟哝了一句:“景区呢,怎么还有人担粪”。但在我看来这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了,游客们探访这些古宅大院,更能体会到郭峪人之前的生活气息。郭峪,就是一个体会古人生活的地方,中国传统的自给自足的生活状态,在现代化的今天,其实还有许多痕迹存在。

  四豫楼

  明崇祯十三年(1640)正月初八,郭峪村汤王庙。郭峪社首王重新召集村中几大家族族长开会,商议元宵节社火事宜 ,社火年年起,年年在汤王庙议事 ,这并不重要 重要的是王重新在会议上提出要修建一座像河山楼那样的碉楼,来防备李自成农民军的袭扰。河山楼建于崇祯六年,当年在还没修建成的情况下,成功的阻挡了流寇的袭击 使陈氏家族八百余口人免遭涂炭。而郭峪村先后四次被流寇袭击,村民死伤惨重,整个古镇凋敝零落,了无生机。王重新认为如果郭峪村也有一座像河山楼那样的碉楼,敌军来袭时藏到里面,就不会有那么多人惨死在敌军手里,但郭峪村连续四次遭袭,村民们早已经被搜刮一空,再也没有能力修建碉楼了。



王重新靠经商发家是郭峪村的首富,他知道保护乡里也就是保护自己,认为迫在眉睫的事情就是修筑一座足以保护郭峪村民的碉楼,他决定由自己独立出资修筑碉楼,村民们没钱兑工即可,王重新的建议得到了大家一致拥护,决定正月十七元宵节后开工筑建碉楼。




郭峪村的碉楼修了十个月,这是一座设施齐全的军事防御工事,碉楼的设计是本着被敌人长期包围而准备的,不仅有完备的军事设施,还有生活设施,石碾,石磨,水井,灶台,储藏室,厕所等一应俱全,如果储备足够的粮食,在冷兵器时代,无论是流寇还是官兵,对碉楼是够不成威胁的。碉楼还设计了逃生设施,一条暗道通向城外,出口设在非常不起眼的地方,轻易不会被敌人发现,可谓守遁有备。





碉楼修成后,取名“豫楼”。取之《礼记分杏埂罚骸胺彩略ピ蛄ⅲ辉ピ蚍稀敝猓拭霸ヂァ薄?

  五幽怨郭峪

  “朱雀桥边野草花,乌衣巷口夕阳斜。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”。在郭峪村我脑子里闪现最多的诗句就是刘禹锡的这首《乌衣巷》,我相信老学究如果站在现在的郭峪村青石巷中也会写出同样的诗句。在青石巷,在晨辉中,看着早起的村民忙碌于生活劳作,再也没有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的读书声,再也没有车水马龙商贾云集的繁荣景象,再也没有冠盖如云轿马比肩的威仪排场。郭峪村已经沦落到和中国中国众多村落一样,过着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。虽然借着先辈遗落的城郭古宅发展旅游,但毕竟和明末清初时期那个冶铁商贸大镇相去甚远。



一座座老宅子在诉说着当年的豪华和奢侈,也呈现出眼前的破败和衰落,那长满荒草的院落,破旧的木楼梯似乎在诉说着对岁月流逝的无奈。记得小时候看古装戏,小姐下绣楼时那夸张的动作,给人一种装腔作势的感觉,如今真正的绣楼展现在眼前时,才知道小姐下绣楼的确不易,陡陡的木梯,小脚的小姐需要提起裙角缓缓而下,稍有不慎容易摔跤或者滚下楼梯。这也体现了父母的良苦用心,这样的设计就是让小姐没有要紧的事情不要轻易下绣楼。



  俱往矣,如今存留的古宅大院只是一个时代的象征,为后来的人们考古发现留一历史印迹而已。

  六流寇与郭峪

  郭峪城堡的形成对历史是个讽刺,曾经名噪一时的长篇小说《李自成》以其大部头,正能量而成了一代人的经典,而收入高中课本的《虎吼雷鸣马潇潇》,更是让学生读的热血沸腾,李自成活脱脱的是一个农民革命家,在初中历史书中李自成的画像也相当“革命”,布衣毡帽腰配宝剑和农民亲切的交谈着。童谣说:“开城门,迎闯王,闯王来了不纳粮”。

  这是历史真相吗?答案是否定的。



最初他们就是“刀客”,就是为了抢劫财物而流窜四方,特别是山西阳城一带是闻名于世富饶之地,使流寇垂涎三尺觊觎已久。自此在本地文人眼里是:“一滩高士画,十里野人家。小雨浓桑叶,轻风落柿花。楼危临涧直,塔回出林斜。望望龙泉寺,香灯忆结跏。”的郭峪村变得狼烟四起民不聊生。





据《郭谷修城碑记》载:“崇祯五年七月十六日卯时,突有流寇至,以万余计。乡人抛死拒之,众寡不敌,竟遭蹂躏。杀伤之惨,焚劫之凶,天日昏而山川变。所剩孑遗,大半锋镝残躯。或杀间奔出与商旅他乡者寥寥无几。”





崇祯五年(1632)流寇王嘉胤袭扰郭峪村,村民惨遭屠杀,拷问毒打 为的是劫掠郭峪村的财产,史料记载:“农民军将俘获的乡民集中在一处,逼他们交出钱财,交不出钱财或所交令农民军不满者,均严刑拷打,惨不忍睹。“贼于十六日至十七日夜间,将人百法苦拷,刀砍斧劈,损人耳目,断人手足,烧人肌肤,弓弦夹腿。火……即有苟存性命者,多半残躯。经查,杀伤、烧死、缢梁投井,饿死小口,计有千余……金银珠玉、骡马服饰,罄抢一空。猪羊牛只,蚕食殆尽。家家户户无一物所存,无一物不毁。”郭峪村先后共遭王嘉胤部四次袭扰,最惨的是第四次攻打郭峪村,整个村庄变成了屠场,四天中,“杀死熏死尸骸满地。天气炎热,臭气难堪。即有一二未受害者,天降瘟症,不拘男女大小,十伤八九。”村民“无地可避,每日惊慌,昼不敢入户造饭,腰悬米食;夜不敢解衣歇卧,头枕干粮。观山望火,无一刻安然。”





整个村庄了无人烟,后来由外地迁入郭峪村居住的人很多,才慢慢恢复元气。而王嘉胤是陕西流寇第一个起事的,后来闻名于史书的明末农民起义军首领李自成,高迎祥,张献忠都是王嘉胤的手下,在洗劫郭峪村时,这些后来闹大了的人物,是不是也参与了屠杀和抢劫不得而知。但李自成在南源潼关大战失败后,蛰伏在商洛的大山中,痛定思痛后,接受了举人李岩的建议,提出了“均田免赋”的政治口号,才有了前面的童谣出现。



自第四次农民军劫掠之后,郭峪村人,曾任蓟北巡抚的张鹏云号召民众“劝谕有财者输财,有力者出力”。“极力倡议输财,以奠磐石之安”。修筑城墙以安护乡民。郭峪村的幸存者们积极行动,于崇祯八年(公元1635年)正月十七日开工修城,由王重新组织筹资督工。王重新自己捐出7000两白银,其他的乡民按照张云鹏的号召,有钱的捐钱,无钱的出力。不到十个月时间,郭峪城修筑完工。崇祯十年(公元1637年),农民军又一次占据阳城,虽然警报连连,但郭峪村人据守城池安稳地度过此乱。城墙修筑,已见功效。

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
  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